编辑:饭团

首先我想问大家三个问题。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 人的存在有何意义 我是谁 从哪儿来 又要到哪儿去

我今天想给大家介绍一本生物书

它在1976年初次出版之后引起了巨大轰动

它的评论极其两极分化

它的名字充满噱头

它的内容惊世骇俗

它甚至能让人很轻易地陷入严重的空虚和悲观情绪中

但它确实是20世纪最经典的科普著作之一

它以一个非常新奇的角度重新诠释了生命的本质

也是我们理解进化生物学最好的入门书目

它的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在学术界声名显赫,是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院士

相信你一定听说过这本书的鼎鼎大名

《自私的基因》

在这本书里,理查德道金斯提出了一个颠覆性的观点,所有生物,包括我们人类都只是基因的生存工具,任何一个生物体,都是基因建造和操纵的一台机器,基因用自己的方式操纵着这台机器,让他成为最好的保镖和打手。并在他陷入衰老和死亡之前就抛弃他,通过复制,基因一代一代的地从一个个体转移到另外一个个体,目的就是让自己永久的流传下去,不被自然选择所淘汰,这就是所谓的《自私的基因》

近亲之爱

道金斯认为自然界中的近亲之爱就是体现基因自私性最好的例子

一个生物体和另一个生物体的亲缘关系越近,它们之中共有的基因就越多,这些共有的基因为了保证自己的存在和流传,就会要求生物体做出一定的利他行为。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在自然界中,与其说父母关心和爱护自己的子女,不如说父母体内的基要求父母保护好子女体内相同的基因,更严谨的说,父母对子女的关心爱护。实际上是一种亲代投资。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体内的基因更加广泛的流传。

对单个父母来说,他一生能够对子女进行的亲代投资总额是有限的。所以在有多个子女的情况下,基因就会操纵父母进行一些取舍。比如哺乳动物会有断奶行为。是因为母体要把资源留给未来的子女。再比如,父母通常会把更多的亲代投资给更年幼的孩子。因为年幼的孩子比年长的孩子需要更多的亲代投资才能存活下去。总之,生物进行生育和抚养的行为。归根结底就是为了保证基因的流传。这其中又有种种策略。不能单纯的用亲情两个字来概括。

两性之爱

那我们就会有一个疑问,花这么大的力气交配生孩子。最后减数分裂导致孩子体内只有自己一半的基因,这不是费力不讨好吗?还不如有丝分裂有效率。那大家都像草履虫变形虫一样。无性生殖。自己的后代就和自己一模一样那该多好。作者在书里也解释了这个问题。其实有性生殖和无性生殖是对应的两种性状,其实就是相对性状。就像蓝色眼睛和棕色眼睛一样。

是由一对等位基因控制的。负责无性生殖的基因,从刚有生物就已经出现,后来基因突变导致了负责有性生殖基因的出现,然后自然选择导致负责有性生殖的基因,成功的让自己流传到了现在。并且战胜了大多数负责无性生殖的基因,成了现在大多数生物繁殖的方式,至于以后有性生殖的基因,还能不能在生物中流传。还能流传多久,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准。

我们下来就讲讲有性生殖。其实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因为性配偶之间往往会想尽办法互相利用。刚刚说过,其实单个父母进行的亲代投资总量是有限的。为了让自己体内的基因更加广泛的传播,她就希望跟尽可能多的异性交配生子。并把孩子想办法甩给配偶抚养。让配偶去对孩子进行尽可能多的亲代投资。这样他就能把有限的亲代投资分配给更多的子女,并且利用配偶的投资保证这些子女的存活。

也就是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雄性和雌性都有滥交倾向。不过雄性在这方面显然优势更大成功率更高。这是因为在体内受精的情况下,胎儿通常在母体内孕育。有卵细胞为胎儿提供丰富的营养。所以雌性付出的亲代投资从一开始就比雄性付出的多。所以也就更容易受到雄性的剥削甚至被雄性抛弃。于是雌性进化出来了一些有意思的择偶策略。在交配之前,很多雌性生物会先迫使雄性个体对其后代进行高昂的亲代投资。

比如要求雄性进行筑巢喂食的行为。如果雄性不愿意那就坚决不交配

当然这是哺乳动物和鸟类中的普遍情况。鱼类因为是在体外受精。所以雄性抚养孩子的情况也不为少数。比如说海马,海马是人类已知唯一雄性怀孕的生物。所以一般都是海马妈妈把海马爸爸抛弃,去寻找新的配偶。还有一种生物螳螂。他的雄性需要付出最大的亲代投资。生命 螳螂需要雌性把雄性吃掉。来得到足够的营养。以保证下一代小螳螂的身体发育完整这是雄性螳螂体内的基因为了孩子体内相同的基因的流传而做出的巨大亲代投资。

如果听到这儿,亲情和爱情在你心中瞬间崩塌了。不要慌张。刚才讨论的只是生物界的遍情况。作者在书中也特别强调,基因的决定性仅有统计学上的意义。而我们人类就是在这个统计中,不按常理出牌的那一部分。人类明知道一个孩子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还是可能收养它。人类会追求缥缈的爱情,而不是只看中交配和繁衍,人类社会中,由于家族观念的影响,父母双方对孩子的亲投资都非常大。并没有明显的不平衡现象。很多现象表明人类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不是取决于基因,而是取决于文化。

人类,反抗者

道金斯认为,人类非常特殊,这种特殊性表现,在人类虽然也是基因的生存机器,但是却能通过文化。来约束自己自私的本性。做出一些纯粹的利他行为。所以文化的传播就像遗传一样,也能导致某种形式的进化,基于以上的观点,道金斯提出,一种名为弥母(MEME)的新型复制因子。正在推动进化的进程。速度快的连基因都望尘莫及。弥母是文化传播的基本单位。和基因一样。具有复制变异和淘汰三大机制

而且能通过非遗传的方式流传下去。概念,观点,仪式,曲调,时装的式样,建筑的形式,宗教信仰等等都是MEME,这些MEME就在人类的大脑里,是人类能够飞速的进化。

而MEME主导的文化进化,正在和基因主导的生物学进化一起,把人类的命运带向未知的终点。在这本书中,道金斯用相对乐观的口吻做出了总结陈词。我们是作为基因机器而被建造的,是作为MEME机器而被培养的。但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我们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人类,够反抗自私的复制因子的暴政。

那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开头提出的三个问题。现在又怎么理解呢?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人的存在有何意义?我是谁?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